13348961329
返回

制度才是真伯乐

(原标题为《不要人选人,要让制度选人》)

人总想复制跟自己一样的人,孩子的模样最好跟自己的差不多,精神、理想、能力也都跟自己一样,然后就能把自己的事业一代代传承并发扬下去。但我们看到的永远是遗憾和不满意,因为每个人的成长环境不一样,世界不可能拷贝出同样的人。

我和一个同学的孩子聊天,他父母觉得这孩子特不像自己,父母最爱说他们当年如何有理想、上学怎么艰难,他却不想听。电视剧《雪花那个飘》、《北风那个吹》里讲的是老一辈的成长环境,在那样的环境里容易产生英雄主义情结。

然而,今天这一代人成长的环境变了,历史故事仍然有人在讲,但都改成了戏说,台词都是今天的,讲的也是今天的故事,无法让人产生庄严、神圣、崇高感。比如,貂蝉在历史上是办大事的,在电视剧里却被整成坐台小姐。网游里所有历史上崇高的东西都被碎片化。

我有个在新加坡的朋友,他老爱对儿子说,当年我考大学,多困难我都考上了,现在条件这么好,你怎么就是不好好读书,天天玩游戏呢?结果,没想到这孩子竟然在国际上得了游戏大奖,跑步、皮划艇都能玩,后来进了特种部队,成为像"海豹突击队员"那样的角色,也被最好的大学直接录取。这让朋友很吃惊。我对他说,现在孩子用功的方法变了,今天的学校就是喜欢这样的学生。时代完全不能复制的,以前头悬梁、锥刺股,拿个瓶子装些萤火虫照着读书,还有凿壁偷光什么的;今天在网络上泡着的也是读书人。

时代环境变化导致你永远不可能复制一个自己,所以人和人的传承是没有办法做到完全满意的。唯一能满意的,就是你选的人可以应对未来的挑战,而不是应对你曾经面临过的挑战。

在人的传承上,光靠人选人的成功率非常低。现代家庭中孩子数量比较少,传承的风险在加大。所以,民营企业的选人体制最好能够逐步改变成让制度选人,让业绩来证明人,让价值观来凝聚人,让事业来激励人。在事业传承上,企业家面对的不应是具体的某个人,而应是所有人。

公司的中层和高层管理者,也都应该用制度来选。举一个例子,在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观看拉登被击毙的直播画面里,奥巴马总统没有坐在正中间的位置。按照传统规矩,大哥什么时候都得坐中间,你看萨达姆、金正日的照片,哪个时候他们都在中间。这张照片反映了美国的制度授权清楚,坐在中间的人只能是事件的主要责任人。

奥巴马在竞选前也就相当于中国的科级干部,通过一年半的全美演讲,竞选成了"大哥"。这个过程就是制度选人,因为谁都可以报名,接近于奥运会的规则。制度选人就是根据第三方规则在透明环境下进行公平竞争,每个人都有进入的机会,对最后胜出者大家才是服气的。

在制度选人的体制下,人们还必须建立一个有效的系统。美国制度让决策成为扯皮制度,比如议会、三权分立,都在扯皮,而行政是独裁系统,执行非常有效。一旦决策以后,所有系统都是独裁的,但决策之前是扯皮的。这样做是高成本决策,低成本执行,低成本纠错。

公司也应这样。如果是相对集权的体制,就是决策成本低,一个人说了算(所谓拍板快),必然造成执行成本高;因为你一下拍板了,底下人都没理解,大家也没有参与讨论,执行的时候就经常会阳奉阴违,结果纠错成本也高,因为谁也不敢对大哥说不,看着车毁人亡,大家除了表示同情,毫无办法。

从公司治理来说,一定要避免把创办者、大股东变成集权制度下的神,避免放纵他想怎么干就怎么干,然后大家执行得东倒西歪、最后自尝苦果的悲剧。我们应该建立一种好的治理结构,将决策的成本适当提高,拖的时间可能会长一点,但所有的决策都能控制在60-80分,执行有效,即使有毛病,在执行过程中也会被大家提出来。小错不断,大错不犯,系统有效,积小胜为大胜。

总之,如果制度选人和系统有效结合起来,公司就会比单一的人选人制度更能降低风险、更可持续。

美国的制度体系就非常健全,每个人相对很简单,你不守规则,最后就把你踢出去,美国的教育是让人习惯于法制状态下的规规矩矩,不怎么变通,特死板,但是却形成了系统有效。

中国是系统低效,个人高效。该批的不批,不该批的瞎批,你个人必须勤奋,有时晚上跑领导家才能搞定。美国不这样,我们在纽约参与世贸大厦重建的时候,这么多事从来不用找州长,发个邮件给项目主管人就行,而且他们极其廉洁。他们的市长一年拿一块钱工资,每天坐地铁都坐了七年了,美国官员的动机是成就,中国现在当官的动力就是利益。

系统无效、低效让中国人太累。中国的总理就很辛苦。多年以前,朱镕基当总理时,广东有一个大学生给总理写信,说看着你疲惫,我心疼但也无奈,因为这是制度让你疲惫,系统无效造成你老得开会、批示,什么都要管。

其实,管理公司也是如此。公司治理非常好的董事长反而不忙,因为他不需要天天去搞定人。(转载)

相关资讯

江西快三 江西快3 江苏快三官网 江苏快3免费试玩 江西快3 江苏快三平台 江西快三 北京快3 北京快3 江西快3